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讀到林徽因的“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,是燕在梁間呢喃,——你是愛,是暖,是希望,你是人間的四月天!”,心裡不由就生出愛的暖意來,覺出生命的美好來,忍不住就跑出去,朝樓外的世界尋覓燕子的飛影。四月的閩南,桃李花早已謝盡,一樹一樹的是葉翠,是青果粒子在葉間孕育。但人行在路上,不經意間會有燕影從頭頂或身旁掠過,在你的心湖劃下微漾的漣漪。這些可愛的小精靈,總是雙飛雙棲,它們的愛巢,常做於某個屋簷下、房頂處,老地方,一個個樸素而精緻的碗狀黃泥雜草房。是的,老地方。就算老地方的家被人捅了,它們依舊會重築新家,還是在老地方。 可是每次看著那些或舊或新的巢,總不免疑惑,來的是去年的老房主嗎?是那對生養了兩窩雛燕的老夫老妻嗎?還是已長大的燕崽呢?我缺乏辨識的能力,只好懷幾分疑和憂,還有幾分願,願去年的老房主們都已平安歸來。願是美的,卻分明渺小,有自欺欺人的味道。人類的生命尚且脆弱,何況是燕子?萬里迢迢的大遷徙中,弱小的生靈們如何敵得過自然與生命的無常?但抬首見四月未雨的晴空上,那麼純清的藍,那麼輕潔的雲,一片片,反射著暖柔的陽光,那一瞬間不免地要相信,人間還是歡喜多。四月的閩南,偶爾吹點南風,有點潮濕,有點悶熱。但隨後而來的雨,總帶來清爽愜意。大多數的日子裡,天氣溫和得讓人看一眼藍天白雲,忍不住就想矯情地吟幾句詩。 但終究要低下頭來專心趕路。一年四季大同小異的俗世凡塵裡,一樣的路上,一樣如潮的人流車流,一樣喧囂的市聲,一樣飛揚的塵埃,一樣為生活奔波不停的百姓,依然一樣活得那麼辛苦。辛苦而脆弱,麻木卻又敏感不安。浮動變化的不只是股價、地價、房價、物價……,還有人心,浮動不定的人心。四月給人以感官上的美好與溫暖,但人們會發現隱藏於內心深處的生命脆弱感,並不隨著漸漸怡人的氣候而褪減。每天晚上,某QQ群裡總有上千條的聊天記錄,內容大多都圍繞著最近的新聞,四月的聊天內容依然總是從鹽荒、瘦肉精、核輻射、地震等各種天災人禍開始,不時地聊點降不下去的房價、物價,只聞一片唉歎聲,聲聲煩惱。聊著聊著,有人出來干涉,聊點高興的吧,與死去的人相比,活著就不錯了,活著就好,響應聲起,於是便又開始天南地北地胡扯亂聊,嘻笑怒罵,又是一片歡喜。 面對地球上每天接踵而至的災難,人們深感生命的寶貴,心裡自然生出感恩的滋味,但生命的卑微感與無奈感亦愈深刻,在大自然的威力之前,人類不過就是一隻隻小螞蟻。誰說人定勝天?本不能勝天的人類,為何又總做些自傷自殘的事?只是現實中的人,並不像網蟲一般愛討論對時事新聞的看法,各種天災人禍至多是飄過他們心空的烏雲,隨即而去,生活中的煩惱本就夠多了。但是,仍然有些陰影躲進心靈的角落,隱匿而不去。 某天傍晚時,我去超市採購,遇到一位熟悉的大姐,她拿著一包“買一送一”優惠銷售的臘腸,放下又拿起,看到我就問:不知有沒有含瘦肉精?不知有沒有含毒色素?我也拿起來看,還真越看越形跡可疑。可我說,不知道啊,我前幾天也買了,就是有毒,也早吃進肚子裡去了。她苦笑著,又是搖頭又是歎氣,手裡一包臘腸拿起又放下,最後終於又拿起。她的懷疑,也終究敵不過那“買一送一”的誘惑。曾經,某超市搞優惠活動,某品牌的大米大降價,但只限那個晚上七點半到八點,每人限購五公斤。這位大姐,把老老小小一家子人都動員起來,去排隊,卻還是遠遠排到隊尾巴去了。別人來得更早,七點不到,超市裡黑壓壓的一長隊人擠著,就為了那幾塊錢的優惠。結果等輪到大姐一家的時候,優惠時間結束了。那晚,大姐成了家裡眾矢之的。但我對勤儉持家的善良主婦卻一直頗有好感,就算她們有時候貪點小便宜,覺得也是可理解與原諒的。尋常百姓人家,要用那一點極有限的人民幣,把這物價飛漲的日子舒坦一些地度過去,談何容易。 日子也在飛,輕飄飄地,眼看就從溫暖宜人的四月飛走,夏天已近在眉睫。日子不重,沉重的只是過日子的人。夜色漸黑,過日子的人迎來一天中最忙碌抑或最輕鬆的時候。擺夜攤的陸陸續續佔領各個街頭陣地,開始又一個通宵的忙碌。終於熬過一冬的冷夜冰寒,這些夜的勞動者從四月的晚風裡感覺到了暖意,身影似乎都變得輕快起來。寒冬裡某個深夜,我去買夜宵,各小吃攤的生意正特別紅火。我常光顧的一賣排骨粥的攤,攤主總只有兩個人,像一對夫婦的樣子。我問,你們一般賣到夜裡幾點?女的回答,六點半左右吧。我驚問,天氣這麼冷,你們咋受得了呢?女的笑笑,要賺錢就得受苦。男的也笑,怎麼跟你們有工作的人比呢?刺骨的寒風裡我抖抖索索地小跑著回家,一邊想著那些寒夜裡的謀生者,便心生敬意。日子終於進入了溫暖的四月,夜裡我再次從一個個夜攤走過,看見那些陌生而熟悉的身影,總莫名地就想:寒冷的日子過去了。 但酷暑也是轉眼就到,一年中天氣溫和的日子總是屈指可數,酷暑寒冬,風霜雨雪,乃至地震火山……,都是大自然的規律,人類無從逃遁。人的一生中,幸運的日子本就短暫,再美好的日子裡,也免不得煩草叢生。生活就交織在沉重的壓力與不滅的希望之間,像浪裡的船,沉浮不定。但日子不管,它已逕自遠遠地飛走了。 四月紅塵裡,且行且珍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