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站在斷橋之上,眼望湖面一片殘荷,曾經光彩奪目的花容已不復當年,曾經賞識的目光又將等待來時,多少文人墨客的讚美,瞬間變作歎惜花落葉敗的無奈。 那些枯老的枝葉,慘淡零落,風光寂寞,已沒有了搖曳生姿的招人喜愛甚至貌似醜陋。時過境遷,風光不再,一切從另一種姿態開始,已不屑於人們是否讚美甚至厭惡。 遊人哀婉的目光或許使之竊自傷神,黯然憔悴。然而老枝雖枯,意韻猶在。人們畢竟是發現了殘荷特有的風韻,投以欣賞的目光並不遜色於荷花盛開的時節。 那殘荷,經一冬冰霜,洗盡鉛華,退去了鮮活的光澤,不再是亮麗的身 姿。換來的,是剛毅的張力和骨感的美姿,更覺其,非同一般的依然迷人之處。 有人說它是一幅抽像畫,看似零亂,卻整齊有致,具有錯落得當、疏密相宜的佈局之美;有人說它是一張五線譜,分得清哪是符頭,哪是符桿,蘊涵音律的動感之美;而我以為它是一本教科書,闡述美學理念的合理性,形象生動,是自然美的登峰造極。 我於是懂得了這是美的,讀懂這審美的情趣所在,領悟這維納斯雕像一樣的殘缺之美,甚至超出了所謂的完美無缺。這美似乎無法用語言表達,只是靠一種感覺,一種體味,一種領悟。現實社會裡有人似乎不會理解,不清楚美的價值又固執己見於挑剔,君不知只有懂得美才能發現美嗎? 我不免又感歎於它們的老去,一天天地萎縮,一天天地下垂;更敬佩於它們的不卑不亢,老而彌堅,最後僅存的一點點枝葉敗落在水面上還是不失那特有的風骨餘韻。經晚秋至隆冬的漫長季節裡,在百花凋零的蕭瑟時光,這些殘枝敗葉竟與一枝獨秀的梅花為伍而毫不遜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