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買的腐敗 我要辦那個是事情,不符合法規不符合條件。 我要掌管的人,給我開關給我遮掩。 把此事辦成,我只有送物、送錢、外加雇個“美嬌蓮”。 那個管事的就是我喂的一條犬,叫它咋辦它就會咋辦。 它忠於我的錢財,忠於我的心願。 它跟著我吃頓飯,按著我說的去幹。 是多麼的順伏,是那麼順心念。 不就是多花幾個錢,我有條好狗它掌管著政策關。 有個消息它主動給我通電話,政策法規約束我是很難。 我就是這樣逍遙,我是有錢的無法無天的快活仙。 2011/8/21/6.35.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深秋季節,我望著那金黃色的銀杏葉七零八落地抖索著身子,將一脈綠的情思牽扯在風中搖晃的枝椏上,不禁喟歎歲月的無情囂張,甚至記恨年輪的飛旋。 然而,歲月照常囂張,年輪依然飛旋。 我眼中的一片銀杏葉,正在飄落。它在風中毫無聲息的飄動,飄動著生命滑落的軌跡,飄動著滄桑的葉脈。就在它飄落的一瞬間,姿態還是那麼優美,情緒還是那麼淡定。它彷彿知道自己的歸宿,飄落在塵埃。望著它,心裡頓生一種憐惜之情。它也在望著我,好像在安慰我:不要傷感,不要惜別,來年我還會重返枝頭;即便我的生命就此終結,只要樹在,綠的生命就不會終結。 我捧起那片銀杏葉,回望滿街飄落的金黃葉片,驀然感到一種無可名狀的失落。再抬頭看那銀杏樹的枝椏,還是那樣倔強地挺著身軀,似乎對落葉的飄零習以為常。而手中的銀杏葉卻無聲無語,葉梗根部還殘留著懸掛枝頭的痕跡,一條條葉脈似乎在默念著一生的履歷…… 銀杏樹,在3.45億年前誕生,在白堊紀衰退,而又在第四紀冰川運動時崛起,漫漫的生命的之路,無數次春綠秋黃,誰能不為它的生命奇跡感歎?歷經億萬年的風雨輪迴,經過年年歲歲的日曝霜欺,還是那麼挺拔堅強,還是那麼硬骨錚錚,還是那麼蓬勃旺盛,誰又能不為它的生命性格擊節?可是,“植物活化石”的美譽,也不能逃脫歲月的囂張,照樣要老去,“皮開肉綻”;照樣要落葉,裸枝裸干;照樣要在四季變更中與時俱“變”,綠黃交替。不如此,便沒有了無休無止絮絮叨叨的季風蠻空,便沒有了層次分明多姿多彩的生命故事。 是的,我們的不會有銀杏樹的壽命。但是,我們同樣經歷銀杏葉的生命過程。 哦!秋深風起,葉飄零…… 心,也飄零了嗎?